这些规定有利于海峡两岸的文化体育交流

2019-03-31 17:13

国民党“十三大”(7月7日至13日)是在台湾政治处于转型期的形势下召开的。今年初,蒋经国逝世,结束了长期的“蒋家王朝”强人统治的时代,李登辉上台,出现了政治多元“本土化”的新局面,在野党派和民众“自力救济”运动兴起,“台独”势力抬头,国民党内部多种力量斗争激烈。在海峡两岸关系上,自去年11月国民党当局开放民众赴大陆探亲后,出现了“探亲热”和“大陆热”。面对形势的变化,台湾执政的国民党如何因应?这次国民党“十三大”,无疑是该党重组权力架构,提高该党内外部的制衡和整合能力,检讨政策,决定今后走向的一次重要机会。

李登辉是蒋经国培养、提拔的,具有学者风度(不仅是农业和经济专家,对国际问题、科技和军事也有专业知识)和开明色彩。在蒋经国逝世国民党内群龙无首的情况下,李登辉得到国民党内革新派及其他各派的支持,使国民党权力顺利转移。

(二)两岸经济交流。该“政策”规定:“提供‘转口贸易’预警资讯,台湾地区生产企业得通过间接途径,进口所需大陆原料”,肯定了“转口贸易”,允许大陆农工原料间接进口,但还不允许直接通商。去年一年内,台湾经香港输往大陆的贸易额为9.6亿美元,大陆经香港输往台湾的金额为2.4亿美元。而今年第一季度,台湾已出口4.86亿美元,从大陆进口也达3.83亿美元,比去年同期分别增长65%和62%。因台湾民间企业日益强烈要求与大陆通商,台湾当局曾批准间接进口农业种子、猪鬃、鹅毛、亚麻、陶瓷土和一些中药材等三十项大陆农工原料。这次通过该“政策”后,7月20日宣布再放宽棉花、煤炭、生铁、废钢铁、铝锭、锡锭、天然橡胶、蚕丝、羊毛、樟脑等二十项大陆农工原料。两岸转口贸易将有较大发展。

(一)两岸人员往来。该“政策”肯定了“继续开放大陆探亲”,并规定“酌情放宽限制”,允许更多的民众到大陆探亲。但还不允许到大陆观光、公教人员探亲。规定“个案处理大陆同胞赴台湾为直系血亲及配偶探病、奔丧”。台湾官员说,被探者重病为主,境管局正拟“处理办法”。这是对单向原则的一个突破,应加以肯定。但应该指出:大陆同胞赴台探亲为何不能在亲人病、死之前?难道非得相聚于凄凄惨惨之际?为何不让在大陆的台胞回乡探亲、旅行?这不合伦理,也不人道。

李登辉在大会的开幕词、闭幕词和几次讲话中都重弹反共八股“三民主义统一中国”的老调(在当前形势下,要他放下“反共”旗帜也不现实),但他强调“本人是台湾人,但也是中国人”,继承国民党的“一个中国”立场。这对“台独”是个重大打击,有利于祖国和平统一。

国民党“现阶段大陆政策”与两岸同胞的“三通”要求有相当大的距离,“政策”规定的含意含糊不清。执行政策的变化幅度将取决于国民党官员对这些指导方针作何解释。“司法院”院长林洋港说,所订的大陆政策,“开放幅度不够,行政部门可以斟酌实情作弹性调整”。李登辉也曾说:“三不政策并非完全不动,而要相机采取主动”,“将在今年12月间提出积极性的大陆政策”。人们期望国民党当局顺应民心和时代潮流,为发展海峡两岸关系,加快步伐,采取积极的步骤。

国民党权力结构的变化,表明李登辉时代已经来临。它新旧传承,因应政治与社会变迁,谋求创新改革。李登辉为避免过激的政治变动对稳定政局、建立权力的不利影响,不能不争取军方和官僚阶层,照顾既得利益集团。李焕仍当国民党秘书长,掌握党务实权,俞国华虽在中委选举中名次跌落第35位,但仍当改组后的“行政院”长,维系着行政系统;总参谋长郝柏村的地位依然未动,控制着军方。“蒋氏后代”三人以高名次当选中委,不少权贵子弟进中常委、入内阁。蒋经国生前形成的各实力派联合掌权的格局没有多大变化。但应该看到新的权力结构年轻化、知识化、本土化,革新势力明显地超过保守势力。李登辉在新旧传承的权力基础上,将继续逐步进行政体改革,放松经济限制。

二、“年轻化”、“知识化”,新人多,代表面广。国民党十三届中央委员180名的平均年龄56.68岁,比上届(150名)的平均年龄67.68岁,降低了11岁。知识水平高,新中委中有博士、硕士学位的80人,占总数的45%。大专以上145人,占总数的80%。新任中委109人,留任73人,更换率达59.44%。新中委有各阶层、行业的人,代表性较广。

国民党坚持“三不政策”,反对“三通”,但为形势所迫,去年11月开放民众到大陆探亲。半年来,海峡两岸实际上进行着“通信不通邮”、“通船不通航”、“通货不通商”的变相“三通”。这次通过的“现阶段大陆政策”在坚持官方“三不”、“确保台湾安全”的前提下,依渐进、单向、间接原则,扩大了些两岸民间的非政治性交流,但太保守,还未能因应当前两岸关系发展的需要。

(三)两岸文化交流。该“政策”规定:“大陆地区学术、科技、文学、艺术等出版品限予审查进口”;“以中国全局的观点,审查处理大众传播媒体有关大陆资讯,新闻采访及海峡两岸的文化艺术表演活动”;“以中国全局的观点,处理各级学校教科书中涉及大陆的问题,加强大专院校大陆问题研究课程及资讯供应”:“参照国际奥委会等国际组织的规定,处理海峡两岸参与国际性体育技能竞赛事宜”。这些规定有利于海峡两岸的文化体育交流,增进两岸人民的相互了解,应肯定。台北奥委会主席张丰绪宣布:决定派代表团参加1990年在北京举行的第十一届亚运会,这是可喜的,但宣布不久,又被否定了。该“政策”左一个“审查”、右一个“处理”,阻挡着文化体育交流的顺利发展。

大会议论的中心问题是建立权力核心和制定大陆政策,这也是岛内外特别注视的问题。

国民党权力结构的年轻化、知识化、本土化和各方人士的参与,增强了国民党对反对党派、社会民意的挑战和工商企业诉求的因应能力,对于融合政治社会,与民进党竞争,将有深刻影响。据美国《基督教科学箴言报》估计:反对派再不能期待用捍卫人权这种口号来争取公众的支持了,它必须改而去从事比较现实的任务,维护台湾岛居民的各种利益。反对派的活动将从街头转向议会,并把力量集中在行使权力方面,而不是为争取权力而进行斗争方面。

国民党长期回避大陆问题的存在,而这次“十三大”,面对现实,拟定并修改通过了“现阶段大陆政策”。这是“一大进步”。从整个“大陆政策”看,国民党改变断绝海峡两岸往来的僵硬做法,小幅度地放宽两岸交流,受到海内外的肯定。但固持反共立场不变,“三不政策”不变,强调“敌我意识”未变,为两岸同胞所抨击。

三、“本土化”(台湾化)。国民党为缓和省籍矛盾,在台湾生存下去,从70年代以来,推行“本土化”方针,而李登辉当了国民党主席,表明“本土化”方针达到突破性的新阶段。在250万国民党党员中,台籍占80%。这次国民党“十三大”代表共1209人,台籍829人,占总数的68.5%;中委180人中台籍69人,占总数的38.3%(上届150人中,台籍25人,占总数的16.6%);中常委31人中台籍16人(如果加上李登辉即为17名),超过半数,比上届增加2名。在这次大会之后,改组的台湾“行政院”部委即“内阁”成员25人中,土生土长的台湾人占了11个职位,比以前增加3个,其中包括“外交部长”和“财政部长”这两个重要职务。以前,这两个职务总是由大陆人担任的。“本土化”色彩更明显了。但即使如此,在国民党权力核心中,大陆籍人士仍然掌握着重要职位。

这一届中常委31名的平均年龄63.67岁,比上一届70.67岁,降低了7岁。新人12名。大多为权贵子弟,有西方教育背景。代表面广,有行政首长、技术官僚、军方人士、工商业界人士,还有民意机构代表,有迹象表明重视“地方自治”。

已往台湾的政治斗争大多有省籍矛盾背景。因“本土化”的发展,今后省籍矛盾将进一步缓和,政治斗争的内容和形式将起深刻变化。与大陆的对抗性相对减弱,“台独”主张亦将渐渐消解。有人认为台湾出身的人比起大陆出身的人,归属大陆的意识薄弱,“本土化”后,主张与大陆统一的呼声可能削弱。但应该看到台湾人与中共没有历史恩怨(只有不了解、恐惧心理),对大陆有“祖地”、“唐山”的深厚民族感。他们会认为大陆是邻居,可与之扩大往来,对台湾的经济来说,大陆的存在越来越重要,“台湾的前途在大陆”。

一、李登辉当了国民党主席。今年初,蒋经国逝世后,李登辉继任台湾“总统”,并当国民党代主席。而在这次大会上正式被选为党主席,确立了他的领导地位。李登辉是台籍人士,而台湾人当台湾的最高领导,在台湾的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。因为台湾人在日据时期处于二等公民的地位,尔后又受国民党长期的省籍欺压,所以对台籍人士李登辉上台,台湾人包括反对党人士普遍表示欢迎。

“大陆政策”说其“基本政策”是:“消除(大陆的)马列主义共产制度的专制统治”,以“三民主义统一中国”。这是极不现实的。大陆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,正在万众一心进行“四化”建设,说什么“消除”,只不过是蚍蜉撼树。而连在台湾都未曾实现的“三民主义”,怎么能统一中国?该“政策”又说要“将中共与中国分别界限,将大陆同胞与中共政权分别对待”,坚持“三不”(不接触、不谈判、不妥协)立场,强调“敌我意识”。所谓“敌我意识”使海峡两岸同胞隔海相期近四十年,中华民族长期承受巨大灾害。近年来,海峡两岸的关系出现重大转折,从尖锐的军事对立逐渐趋向和缓和统一。在这样的形势下,重弹“内战”和“戒严”时期的老调,是不合时代潮流的。该“政策”还说要“支援”大陆同胞“信仰自由、迁徙自由”,“支援大陆同胞争取自由、民主、人权运动”,“支援大陆同胞反对阶级斗争”等等。这些“支援”,虽然只能是徒托空言,但却可能增强两岸的敌对气氛,而不是缓和两岸的紧张局势。国民党这些僵死立场和观点,是与两岸民众渴望共叙骨肉情谊、互补经济共同繁荣,促进祖国统一的大趋势相悖的。“敌我意识”不除,“大陆政策”不能健康化。

国民党“十三大”后,该党的权力结构起了重大变化,其特点有三。

台湾民间企业到大陆投资设厂,将台湾的夕阳工业转到大陆生存的呼声很大,实际上已有不少台湾中小企业到大陆投资设厂。该“政策”对此没有明文规定,只默认台湾厂商通过其香港的分公司到大陆投资设厂。在新台币升值、外汇存底增加、台湾资本和商品极需拓展市场的情况下,台湾经济要维持繁荣,不与大陆合作就难于发展。